北京货币兑换社区社区

历史轨迹正在发生转折 ——写在贸易谈判结束后的一小段间歇期内

非主流金融研究笔记2018-11-09 10:07:30


 

很多中国人貌似没有意识到贸易战中美国的真实态度。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有着与以往任何时候不同的思想意识特征,而中国人民,正如特朗普在55日早晨的推特上所称,“在对美国的贸易战胜利之中被宠坏(have become very spoiled with US trade wins)。”这句话说明了一些问题。特朗普将中国目前的贸易格局和框架认为是过去几届美国政府(从克林顿政府开始)对中国的让利活动,是中国人愚弄了那几届愚蠢的美国总统。所以他曾经说,“我不怪中国,我怪的是美国总统太愚蠢(大意如此)。”而且他也在竞选过程中和当上美国总统后反复强调,“是我们重建了中国。”虽然很可笑但是准确的反应了以他为首的那帮美国人的精神世界。

 

美国在谈判中提出的几项要求,其中包括中国在2020年前削减2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赤字。这无疑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而且不符合经济学常识。美国的贸易逆差来自于双赤字结构毋庸置疑,而且在特朗普政府减税法案的背景下还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中国对美国出口大约有2,300亿美元来自于再加工,只是作为全球化生产要素的中间层而已,满足的是美国企业的全球资源配置需要。真正由中国人创办的企业发起的对美贸易顺差也集中在大众一般消费品上,耐用消费品很少,机电产品出口虽然战绩显著,但高端的不多。如果限制中国对美出口无疑将推升美国的通货膨胀。另外几条条件中包括“立即停止中国制造2025”等,这完全是以一种干预他国经济战略的姿态出现。

 

很容易就知道这些两项条件不可能被满足,而且得到了中国高层的坚定回绝。其他的都可以谈,但是关系到国家发展的根本利益不能谈判。美国人当然也了解谈判对手的心态,大家彼此太了解了。但是他们提出这两项动议却透露出美国的意识形态特征。美国的双赤字不断扩大在里根时代起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奥巴马政府极大地强化了美国政府债务,从上任期间的8万亿美元扩大至离任后的16万亿美元。美国人的生活也极大地两级分化(具体例子到处都是),美国人已经开始怀疑现在的美国是否还有“美国梦”存在了。在美国精英人士看来,中国政治并没有出现导致他们所期望的向minzhu化转轨,反而威权政治变得更加强大。在美国商界看来,虽然中国的利益诱惑仍然很大,但是从长远来看,若不加以遏制,中国迟早会在技术上追上美国。在美国六分之一领食品券的人看来,中国是导致他们失去工作并且失去尊严的最大问题所在。再这样玩下去,新罗马帝国美国就会走向沦落,进而被中国取而代之,现在每一个美国人都有这种内忧外患,美国主流民意是支持贸易战的。

 

目前,一部分国人沉醉于民族主义情绪之中,一部分人潜意识觉得,这回也不过是过去几十年发生的肥皂剧般的争执罢了。很多中国人可能还是觉得,在小地方给予美国最大程度上的让利,比如说增加进口美国石油、农产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大金融业的开放等等会再次蒙混过关。就像九十年代克林顿政府屡次对中国进行的最惠贸易国地位开绿灯一样。或者说,用商业利益拴住美国的冲动,但是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一战前英国和德国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但也没有止住战争爆发。二战前华尔街在德国有大量投资(间接促成了希特勒上台),但美国事后也与德国互为敌对国家。美国人并不是那种传说中的“经济动物,”而是在追求商业利益的表象下,有一种极为深远的忧患精神,为了长远目标不惜引发各种冲突或者诱引对方造成冲突(见珍珠港事件)。

 

 

我对历史演变的理解架构建立在两点之上。一点是系统论:价值体系、社会组织体系以及经济体系的相互调和,这里不另行解释。另外一点是建立在黑格尔关于绝对精神的自我实现基础上的。精神先于世界而存在,世界的变化只是精神的载体,精神不断对被创造的现实进行反思,从而形成更高一级的观念。精神本来也属于价值体系的一种,但是作为一种在全球化和货币宽松进程中产生的贫富差距中孕育出来的民粹主义,其开端于英国的脱欧投票中,但近期越来越演变为作为一个大国经济政策和日常政治的力量。特朗普就是这股力量的一个载体而已。这种精神逐步蔓延到各个领域并引发出乎意料地历史性变动。

    

当前的系统在这股精神潮流的冲击下,已经摇摇欲坠,但还没有完全显露败像,目前的国际体系仍然是阻挠这股精神力量自我实现的一个障碍。系统各个部分也会出现问题。一旦系统中的基本组织体系、价值体系和经济体系的调和出现问题,历史性的突变可能产生。这种对历史的理解也很可以被用于说明明朝灭亡、苏联解体、一战的突然爆发等等历史谜团。假以时日,民粹主义的精神力量在自我实现中要破坏现有体系中一切制约其成长的力量,那个时候我们面临的就不仅仅是经济萧条了。

 

   回过头来看,很显然,55日新华社《将坦诚沟通进行到底》显得一厢情愿而且煽情。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真实目的在于,彻底否定过去中国在WTO框架内获得的任何利益的合法性基础。不容置疑的事实是,美国提供了全球贸易的基础设施,比如说金融清算系统和对各个航海路线和海峡军事保护(或者说军事威胁),经济产业链上游的优势地位,如果美国自身长远利益受到挑战,美国人可以完全废弃自己制造的规则体系。美国人是够坦诚,因为从草草结束的会谈中、会谈的拟议文件中他们已经开始不想掩饰推翻现有国际间经济结构的想法。

 

 

-------------------------------------------------------------------------------------------------

顺便说一点,中国自去年居民消费品总额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貌似是一个最大的底牌,但是国内经济的利润和现金流是分配不均衡的,这里我简要写一下:


1. 中国经济结构带来最多现金流的部分在于房地产和出口,出口中机电出口附加值比较大,打击了机电出口就极大地打击了出口行业现金流;此外,中国的出口退税很容易招致大规模的反倾销,这也是一个惹外人关注的要点;

2. 房地产带来的浮盈以及以此刺激的消费增加很难说是一个常态,而这一点建立在脆弱的内外平衡上(尤其是对汇率的管控上),但是衰退中的出口和金融开放让这一点脆弱性更高;

3. 地方政府(高附加值产业聚集的少数城市除外)的财政收支建立的土地财政上(并非完全是卖地收入,而是由此带来的整个经济体的溢价和基建开支);

4. 过去两年的经济去杠杆(集中在上游焦煤钢产业链上,一个颇有点喜剧色彩的经济调控),并没有创造出额外的利润,而是将利润从中下游转移到上游而已(根据《财经》杂志的数据);行政指令下的去杠杆和去债务化导致了其他部门的杠杆和债务进一步增加;

5. 在经济转型途中,特别是财政转型中途(房地产税还在推出进程之中),中国经济的自我调节能力是值得怀疑的。因此,4月宏观经济运行发出了相对矛盾的信号:一方面加大地方投资,另外一方面也持续对ppp项目进行较严的管控,此外还加大了对刚性兑付的压力。

6. 中小企业调节能力一直很差,这是地产租金、政府管制、金融体系综合方面的问题,从2013年起着手的金融改革未能解决任何问题,宝贵的时间浪费掉了;

7. 中国的金融下行周期刚刚开始,资产负债表压力巨大。


我初步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的消费基础是很脆弱的,因为有一部分建立在房地产溢价的虚假繁荣之上。而房地产的繁荣又建立在外贸带来的净现金流之上(经济的内部循环一旦进入通缩陷进,导致负现金流产生)和中国政府的汇率和金融秩序的巧妙管制上。如果汇率这堵墙拆不开,那么外贸这个软弱之处就是重点打击对象。一旦房地产下行导致通缩,那么后面就是多米诺骨牌了。


这样看来,特朗普展开的贸易战确实是有一定胜算的,至少他的幕僚中有高人很清楚中国目前的现实情况,这里我要说,对当前经济地位的误判很可能是中国这一方而不是美国。而特朗普巧妙地领悟了美式民粹主义与精英主义的共同情绪,因此在中期选举之前才做出此决定。发动贸易战既是一种中期选举策略也是关乎美国生存的长远目标。因此我的结论跟某些知名的券商经济学家不同。他们认为美国是在5G和物联网快速发展的时代想让中国开放相关市场。美国的底牌就是最终吃到这部分利润,全面开放中国的这块领域。无疑有这样的诉求在其中,但很可能的一个结果是,美国并非真正想像当年对日本那样谈判,贸易谈判只是一个走过场的幌子,贸易战可能是既要谈判,也要打击,造成一种无休止的经济浩劫,而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大家都兴奋地关注着中美贸易战,特别是很多国人希望将贸易战看成是一次中国自我提升并走向国际领导地位的机会。美国人也意识到必须要来一场贸易战以阻止中国持续快速进步。这种景象有点像一战前的德国与英国民众。当听到战争爆发的宣言时,他们以为自己将成为故事中的英雄人物,纷纷兴高采烈地加入战争。100年后的人性依然没变,真实的战争变成了贸易战而已,大家的民族主义热情盖过了对高债务和金融泡沫的警觉。不管怎样,现在是找机会建仓黄金多单的时候了,世界大乱也许就近在眼前。当然,现金也不失为一种人生的财富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