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货币兑换社区社区

港元对美元汇率创33年新低,有联汇制度“撑腰”,资产价格短期hold住吗?

上海金融报2018-12-11 10:04:56

继美联储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加息25个基点后,香港金管局在上午跟进加息0.25个百分点至2%。对于持续受压的港元兑美元汇率,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当天对媒体表示,“我再次重申,金管局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00,这是联汇制度的设计和运作,大家毋须担心。”尽管如此,专家仍对美国与香港利率水平的扩大趋势保持警惕,称香港股市、楼市等资产价格有一定的波动风险。



港元走弱主因套息交易

“香港目前实行联系汇率制度,为确保该制度有效运行,香港金管局自2005年5月推出强/弱对称兑换保证区间,提供港元汇率强于或弱于联系汇率的双向兑换保证。”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向记者介绍,“自强弱方兑换保证推出以来,美元兑港元历经美国次贷危机、欧债危机,都没有逼近过7.85。但目前已逐渐接近弱方保证,为该制度推出以来的历史低点。”


陈德霖在3月8日发表一篇名为《港汇转弱何惧之有》的问答,其中介绍道,金管局2005年推出优化措施,将弱方兑换保证由7.80调整至7.85。他称,在联系汇率制度下,在资金流入时,港元兑美元汇价不会升越7.75(即强方兑换保证);反之,在资金流出,港汇转弱时,金管局会在7.85出手,卖美元、买港元,保持汇率不会跌穿这个弱方兑换保证水平。


王有鑫认为,年初以来,港元汇率逐渐走低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美港息差扩大,投资者增持美元。2018年初以来,美元Libor利率持续走高,而香港金融体系流动性充裕,Hibor利率持续走低,造成Li-bor 与Hibor利差不断扩大,港美套息交易增加,投资者在市场不断抛售港元,买入美元。二是香港成为内地资金外流通道,部分内地资金流入香港市场后,不断加杠杆融入港元,兑换成美元流出或对外投资,增加了港元的弱势。三是2017年以来,人民币再次进入升值周期,美元指数进入调整周期,此消彼长下,过去看空人民币的海外资金转而看空港元。”


在嘉盛集团首席中文分析师黄俊看来,港币近期下跌主要源于投机性因素。他对记者分析:“美元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与港币同业拆借利率Hibor的利差持续走高,使得众多金融机构纷纷抛出港币买入美元,甚至动用杠杆,以套取相应的汇差。”


陈德霖此前表示:“美联储自2015年12月起一共加息5次,港美息差拉阔,因此为港元流向美元提供更大诱因,港元汇率转弱,十分正常。”在此次美联储加息后,他又表示:“今次美国加息,美国利率及香港利率水平进一步扩阔,相信会提供更大诱因做套息交易。”



联系汇率制足以支持港元

“最近我们见到港汇偏弱,离7.85弱方兑换保证只差40、50点子。我相信美国利率上升后可能短期内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陈德霖表示,“届时我们会买港元沽美元,货币基础会收缩,为港元利率正常化提供条件。”

王有鑫指出,香港金管局有足够能力维持联系汇率制度,支持港汇。“一方面,从外汇兑付能力上看,香港有44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据香港财政司司长预计,2008年金融海啸到现在,流入并停留在香港的游资约1300亿-1400亿美元。香港的外汇储备足够应付热钱的外流。另一方面,如果触发弱方保证,港府动用外汇储备支持港汇,意味着在市场上卖美元买入港元,港元流动性将收缩,香港市场利率将逐渐走高,也将收窄美港之间的利差,提振港汇。”

黄俊也表示,香港金管局维持联系汇率的信用度较高,也有很强的能力干预外汇市场。“截至2018年2月底,香港金管局一共有443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资产,相当于香港流通货币的7倍多。金管局采取的手段中最直接有效的是向银行卖出美元,回收港币。”他称,“预计在金管局出手后,Hibor将走高,缩小和Libor的利差,引发投机盘的萎缩,遏制港币下跌。”

陈德霖此前在回答金管局是否有足够能力支持港汇时表示,“当然有。”他指出,自2009年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后,有大约1300亿美元流入香港,金管局收到这笔相当于1万亿港元的资金,全数放入外汇基金的“支持组合”内。这个组合主要投放在高流动性和信贷质素良好的美元资产,例如美国国债,能迅速变现成美元,随时能应付极端情况下的大额资金兑换和流走。

“现在的汇率离7.85的弱方兑换保证很接近,重点关注行情在7.84-7.85窄幅区间内的动向,这个价格区间是美元兑港币多头的试金石。”黄俊指出,“鉴于香港金管局维持联系汇率的信用较高,相信有投机资金已经在看涨港币。但要注意到,金管局或在此关键价格附近做压力测试,并不急于出手。”



资产价格短期有下跌风险

“美联储再次加息,虽然香港跟随加息,但美港之间利差短期不会逆转,港汇短期将正式触及7.85的弱方保证水平,并引发香港金管局干预。”王有鑫预计,“这个过程中,游资将流出香港,导致香港资产价格下跌,股市、债市和房地产市场将面临一定挑战。”

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学术委员鄂志寰也认为,“美联储加快加息,可能加大港元市场利率波动空间,并引起楼市及股市等资产价格的变动,因此,对于港息上扬的可能及其影响应保持一定关注。”

黄俊表示,由于投机性因素当前主导市场卖出港元、买入美元,这会影响港元的流动性,给港股带来中短期回调压力。但在整体流动性充裕背景下,他中长期依然看好港股。“近年来,通过港股通南下的资金持续增加。数据显示,港股通成交占港股主板股票成交额的比例由2016年的3.78%上升至2017年的7.03%。同时由于港股整体估值在全球处于偏低水平,受到很多国际资金青睐,国际资金纷纷进入香港投资。香港成为国际资金和内地资金的共同流向地,流动性宽裕。”

光大证券分析师陈治中表示,港元汇率近期走弱对港股更多的是短期流动性的扰动,对市场中长期走势的判断应回归基本面。

兴业研究海外研究团队的苏畅等分析师认为,香港金管局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乐见Hibor和Libor的利差拉大,以鼓励一部分资金流出香港,给股市降温,从而控制整体金融市场风险。“如果我们的猜测是对的,当港元触及弱极限时,香港金管局将采取有限干预,使港元汇率维持在7.85的弱极限附近。”

王有鑫指出:“随着香港金管局入市干预,市场将逐渐恢复正常,香港市场融资利率也将小幅走高,最终金融市场将再次达到新的均衡。”陈德霖昨日也表示,“虽然香港银行同业拆息和存贷利率未有跟足美国上升,但利率正常化一定会发生,那些认为利率会长期持续低企的预期并不妥当。”

3月22日,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09%,报31071.05点。港汇在昨日下午最高升至7.8459后有所下跌,北京时间17时45分报7.8473。


图片均来自网络

敬请
请观


戳原文,更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