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货币兑换社区社区

HK

怼人小幺基2018-11-08 09:36:52


我总是在表达的欲望渐渐强烈的时候吧唧一大堆毫无逻辑和营养的话。


但是今天是不得不,因为我答应了我亲爱的姐姐,同时也是我的导游,代购,并且一年前还在嘲笑我穿衣打扮宛如小学生的郑家庄时尚圈扛把子张西西。

 

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鲜有出游的机会,终于在二十岁后没几天跑到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所以我说,目前为止,香港之行是我最好的出行体验。好时光一定需要被记录下来,这次记录却拖了很久。


在深圳的时候已经写了大半,那天好像正好到了我要去辅导班接小朋友的时间,后面的也就不了了之了,还是因为懒。

 

我对去香港的执念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至少于我的生命里是这样的。或许是我的周围有不少人到过那里,无形中也拉近了我与这座城市的距离。我总是在可以获得一次远行机会时,将目的地选在这里,哪怕希望有多渺茫。

也终于是在这个格外寒冷的冬季,选择南下。

假期一开始,我就因为北京的寒风而感冒。本来打算假期开始在北京好好玩的几天全变成了窝在宿舍里养病刷剧,病迟迟不肯好,剧却看的很快。


 

上一个学期很忙,从期中以后的周末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填充,加上我在空闲的时间越发怠惰的天性,已经是很久没有出去玩了。计划赶不上变化是指本来的几天疯玩最后成了在一个寒风瑟瑟天色阴沉的日子去故宫转悠。太和殿之前被游客踩得坑坑洼洼的砖石,成了我的煎熬。如果没有感冒,我想寒冷也掩盖不了自己浪的天性的。

 

在去深圳之前的一周,让我有一种迷失感,不想在深圳逗留的时间太长,就只能待在北京。饱受考试周的摧残之后,同时也因为春节渐进,大家离开的心情格外急切。走廊里空旷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咳嗽声。所以在最后拉着箱子出校园的时候觉得异常轻松,仿佛把所有冷清,都抛给身后的人。

 

在北京最冷的时候,我期盼早点出发,趁早去南方感受温暖。但不幸的是到达深圳的时候,却是这里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刻。只有五摄氏度,并且没有暖气。所幸寒冷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日子,去香港。


 

在去香港之前,也是有一些顾虑的。在知乎看过许多关于香港游记的回答,也问过港澳的同学。担心因为不会讲粤语遭人白眼,因而带来的各种不方便。这可以解释为对于一个陌生环境的不适。幸好有人作伴,还算放心。

 

十点半左右,从尖沙咀下了地铁。没走多久就到了维港边上,海风很大,两个人紧紧裹着身上的羽绒服。转转悠悠无意中到了星光花园(张西西可以吹十年的经历)。

 

我觉得贯穿我俩旅程的有一个很重要的词,就是随便。走着走着看见一家还不错的早茶店,就钻了进去。这是无论在北京还是兰州都做不出来的事。在香港的几餐简直不能更深得我心,遥远的南端没有了北方的重味油盐,清淡的调料最大程度的还原食物本身的香气,早茶里流沙包甜腻的很正宗,鸡爪也很棒。

 

香港是一个很适合购物的城市,这里的吃住行都很贵,但是商品足够多,加上人民币和港币之间的汇率,不少东西都要比内地便宜不少。总之也成了一个愉快且艰辛的代购。

 

晚上就在铜锣湾溜达,拿起手机想要拍时代广场的那个钟,一个大叔挡在那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我也放弃了,看在他是大叔的份上选择原谅。(一点也不像矮大紧、唐国强老师)早上虽然已经在维港边上吹够了海风,但是海边的夜景不能辜负。


于是我俩就又走去金紫荆广场。一路上越走越荒,大街上基本上没什么人,这里是香港的市中心,也许因为是年前不会有市民夜里跑来吹海风,游客也比较少,总之我脑海里一直滚动着香港的那种城市杀人狂系列电影。


 

 

晚上十一点半终于到了酒店。

上楼之前由于太饿又去7-11店里买了一波吃的,我站在冰箱前面犹豫要不要买一只十多块的雪糕,在张某“不买不会后悔吗”的理论洗脑下(她全程都在给我进行一种非常微妙,难以让人察觉又无处不在的洗脑),终于再一次的放开手脚。

十一点五十五终于开了酒店的房门,31166步,满足的躺在床上吃薯片,用酒店110V的插座给手机充电(这预示着你要是出去玩记得买一个转换器)。

 

第二天我们俩中睡懒觉的人睡到了早上的十点(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睡到这么晚的,微笑),收拾了一下,下楼退房坐轻轨去屯门。真的非常喜欢轻轨,很平稳,速度也不快,还可以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我俩第二天没有什么计划,纯粹是逛吃逛吃。我想如果是跟团的话这样的时间安排真的是让人羡慕了。

因为下午背包里的东西太多实在太累,就在商场的快餐店里喝可乐坐着发呆,依然映衬着本次旅行的主旨:随便。

我好像很喜欢坐在一个地方,两个人就聊天一个人就发呆。十里店大桥下黄河边大石头上坐着看河水这事我可以干一下午;王府井外边的酒店门口彩色台阶上看着长安街上的车来车往;大梅沙的沙滩上看海晒太阳;屯门商场外边的椅子上坐着看刚放学穿着皮鞋的香港学生来来往往。懒是真的,舒服也是真的。

 

临走时在张西西巨大的面子下吃了一顿巨好吃的寿司,那个冷泡芙我会记一辈子的真的。

晚上,坐车,跨海大桥,过关,到深圳。

 

关于这个城市:先入为主的偏见往往不怎么真实。对于游客来说你所经过的场合里的人,基本上都会说普通话,所以并不需要担心交流的问题。如果实在不会说那就不要交流好了,吃饭的经历比较有趣,早茶店的服务人员都只会讲粤语,于是我们也只是在纸上划出想要吃的东西,她们看一下就去准备,全程都不需要说活。


香港地铁的出口是那种铁栏杆型的,需要你自己走出去它才会转动,我以为是自动的,于是就刷了好几次卡也没走出去,被困在里面。有点急跑去售票处求助,工作人员用粤语和我讲让我去旁边窗口排队,正在买票的女学生怕我听不懂又用普通话给我讲了一遍。就是在那种场合,很怕交流不畅,遇到困难有人帮助,真的是再小的举动也很让人感动。

还有一个细节是即使在香港最繁华的地方,也有很多地方在施工,但是蓝色铁围墙外都会标注非常清晰的指示路牌。

街道很干净,与气候和市民的素质都有关系。

 

 

关于旅伴:我一直觉得我和张西西在旅行过程中会有很多的矛盾产生。但事实上结果很愉快,原因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闭着眼睛花钱了(微笑)。也可能是因为她开始上班之后有了工资开始对我这个穷学生有一种近似怜悯的心态,总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我从她钱包里顺港币出来。(我绝对不会说她把每一张涉及到要算钱的账单都用手机仔细的拍了下来,论一个会计的职业素养)。


讲到这里我又要煽情一番,我们俩一起从小玩到大这近乎二十年的时光里,虽然时常彼此嫌弃,但在我的印象中几乎没有闹过别扭。我眼里的她总是那样的波澜不惊,我猜测她内心戏可能也很丰富,但这真的只是猜测。对我喜欢的东西常常表示不屑,并总是试图说服我(我也总是被她说服)

我知道她一个人在深圳并不总是那么快乐,就是希望她可以过的很幸福。

真心话:很期待和她下一次的旅行。

 

关于最近:新学期开始,不忙也不闲,半个月里看了两场电影,去了百望山去了圆明园。每天基本按时睡觉按时起床。心情稳定,算是一个还不错的状态吧。

虽然保研无望,但还是希望在这个学期可以更加努力一点,为日后的事做准备。


 

夏天虽然很热,但总是比寒冬好过的。

晚安!



----------END----------



文/吡咯

图/吡咯,谈恋爱的宋萌萌

音乐/ Tw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