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货币兑换社区社区

历史的天空:1929年大萧条会不会重演?

昆仑揽月2018-11-08 15:33:11

一个公众号,纵览天下大事。篇篇求精品,章章显灼见。有历史,有时事,有故事;有情怀,有文采,有见识。时也、事也、势也,参透了,就是智慧人生。知您关心大势,金戈(微信公众号:昆仑揽月)推心置腹。戏谑中进取,严肃中笑谈。

——昆仑揽月

我们一路狂奔了几十年,习惯了前途开阔,一马平川,似乎忘记了任何道路都有叉路,也会有坑洼、沼泽、险滩甚至是深渊!


国人对近现代史的记忆有着惊人的共性: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庚子赔款、戊戌变法、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似乎缺了一样重要的东西——经济危机。


当我们已经融入全球化经济体系之中,经济危机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尽管我们没有深切感受到,但是,历史就在昨天,殷鉴并不遥远。


特别是在当下,寒风劲吹、萧条意浓之时,我们需要认真研究、客观分析,勇敢面对,未雨绸缪,才能以正确的姿态走向未来。

             

     ——金戈 

金戈关心经济问题,但并不喜欢科班学究式的研究。我从来不认为基于严苛假设前提的见解能够真正解释极为复杂的现实困境,我也不认为经济学是一门科学。所以,朋友们不要以科班的经济学的东西来抬杠,没啥意义。


我更相信大道至简,喜欢从事实出发,层层剥离表面现象,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从人性和利益博弈的角度直探骊珠,尽可能找到事情的真相和事物发展的规律,虽然也经常是南辕北辙。


以我的经验、学习和总结,我认为所有的经济危机内里都隐含着这样一条至简的主线:


A以5%利率借款给B,B以10%利率借款给C,C以预期收益率20%投资D,D以更高的预期收益率投资E......(数字是假设的)这个链条还可以不断分叉、漫延。


很显然,这个链条是有边界的,游戏总有玩不下去的一天,比如:A发现有风险不再借款了,E的投资血本无归,中间有个环节传导断裂.....


接下来,金戈尽可能用简短的语言把20世纪以来,人类经历的几次重大的经济危机的主要成因和影响给大家讲清楚。



一战以后,英法等国向德国索要战争赔款,很显然,德国只能靠未来的财政收入偿付。为了让这只母鸡继续下蛋,英法只好以高息给德国贷款。


而英法的日子也不好过,于是拉上美国一起给德国借款。美国为了借款给德国,不断在国内发行高利率国债,这样,大量民众的资财实际投向了德国。


在这条国际投机链条建立的同时,美国国内信贷膨胀,导致投机盛行,房地产市场和股市异常火热,房价和股指连创新高。


终于有一天,政府察觉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很难进行下去,于是提高利率,采取货币紧缩政策,抑制投机......随之所有资产泡沫破裂,大萧条开始。


这次经济危机是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破坏性巨大。


  • 1、从1929年5月到1932年7月, 美国工业生产下降了5516% , 相当于1905-1906年的水平, 倒退了26年。


  • 2、失业率剧高,工人工资大幅下降。1929年的就业指数(以1926年为100)为97.15, 发放工资额为 105,然后连续下降,到1932年为60.11和41.16。


  • 3、工业危机与农业危机并发。从1929年到1932年,农业总收入从119亿多美元, 缩减为53亿美元。


  • 4、金融信用崩盘。股市暴跌,看不到任何生机,股票市值跌去80%;银行大量破产,累计破产银行家数超过10000多家;德州房地产彻底崩盘,很多投机客血本无归。


  • 5、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停摆。1929年美国的出口总值是 521.41亿美元, 进口总值431.99亿美元; 1932年进降到161.11亿美元和 131.23亿美元。资本输出一落千丈。1930年国外投资新发行额为101.1亿美元, 1933年更跌至10万美元的微小数额。


从美国开始的这场危机漫延至欧洲,把整个欧洲也拖入了泥潭。有人指出,1929年大萧条,进一步加剧了美、欧列强之间的矛盾,为二战爆发埋下了伏笔。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美元进入扩张周期,大量美元资本涌入拉美,带动了拉美工业化的发展,也使得拉美各国外债规模迅速增长。


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后,全球经济出现衰退迹象,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开始资本回流,拉美诸国陷入国际债务危机。


1982年8月,时任墨西哥财长席尔瓦·埃尔索格向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报:“墨西哥几乎耗尽全部外汇储备,再也无力偿还到期的债务本息。”


紧接着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智利等许多国家纷纷相继宣布无力偿还到期债务。一场以债务危机为特征的国际金融危机席卷拉美地区。


“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名词就此诞生,自那之后,拉美地区又爆发过数次经济危机,整个地区的经济再也难上一个台阶。


拉美经济危机的爆发有深刻的国际背景,但究其内因,很重要的一点是拉美诸国的经济结构失衡,缺乏自我造血能力,抗外部打击能力较弱。

日本在战后迅速融入西方经济体系,从60年代到80年代,经过近三十年的快速发展,日本成为出口强劲的经济体。


在工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从70年代开始,日本国内投机风潮盛行,股市和房市暴涨。顶峰时期,东京23个区的地价总和超过了美国总国土价格。


1985年9月22日,世界五大经济强国(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在纽约广场饭店达成“广场协议”,逼迫日元升值,大量国外资金开始涌入日本,继续推高了日本国内资产价格。仅1989年,日本房价就涨了两倍。


随着日元套利空间日渐收窄,国际资本开始逃离。


1989年12月29日,日经指数从38915.87点开始下跌,一路跌了65%。东京的房价跌了90%。


后人研究总结,在日本泡沫经济形成和破灭的过程中,日本的货币政策曾有过三次重大的失误,成为泡沫经济的主要成因:


  • 第一次是 1986-1987 年货币政策的过度扩张;

  • 第二次是1987-1988 年日本银行过久地坚持了超低利率政策;

  • 第三次是 1989-1990 年货币政策的突然收缩,导到经济硬着陆。


关于日本经济危机还有更深层次的国际原因,当时美国是里根总统在任推行“里根经济学”,着手处理贸易赤字!


大家看到这段是不是觉得很熟悉?对了,特朗普很推崇里根经济学,也在着手处理贸易赤字!

日本经济危机之后,亚洲四小龙随之崛起,融入国际分工体系,同时,大量国际资本涌入。


在美元加息回流的大环境下,索罗斯等国际空头盯上了东南亚国家脆弱的资本管制和薄弱的外汇储备。


1997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引发了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


当天,泰铢兑换美元的汇率下降了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在泰铢波动的影响下,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攻击对象。


随后,韩国、日本也卷入其中。后来,国际炒家盯上了香港,港元保卫战随之打响,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最后以国际空头失败而告终。


东南亚经济危机的成因与拉美危机有些类似,都是美元扩张周期中涌入大量国际资本,催生资产泡沫,但本身的经济结构不健康,自身的造血能力薄弱,再加上汇率和外汇储备管理有缺陷,一旦美元加息回流,往往不堪一击。苍蝇不盯无缝的鸡蛋,索罗斯等国际空头只是触发因素而已。

2007年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的破产就暴露了次级抵押债券的风险。美联储也作出了反应,为市场注入了流动性。但是,局势发展超出了金融界和当局的预期,房地美随后也出了问题,并把雷曼兄弟、美林、AIG等金融巨头拉下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回顾这次金融危机,完全是美国人自己玩砸了。


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以后,美联储连续13次降息,宽松的货币政策催生了大量的投机行为。


美国有家私营公司叫国家金融公司,专营房产抵押贷款,业务扩张极快,后来喊出了让穷人也住上好房子的口号,推行低首付甚至是零首付。


这家公司接了大量这样的业务之后,把抵押贷款证券化并把大部分卖给房地美和房利美这两家国营公司,这两家公司背后还有美联储撑腰。


很不可思议的是,当时欧洲的金融机构在杠杆率很高的情况下,为了追求收益竟然从美国银行借钱然后再去买CDOS(两房为了筹资而发行的次级债券),这进一步加大了这个链条的杠杆,吹大了美国房市的泡泡。


后来,这个游戏玩不下去了,美国金融危机爆发。


为了应对危机,美联储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令人不解的是,世界各国竟然群起效仿,普遍采取放水策略。这种群体放水行为,帮助美国在短期内走出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困境,也带来了更多的问题,那就是全球流动性泛滥,在全球范围内吹起了几个大泡泡:美股、日债、中房,欧洲的高福利也是很大的问题。

关于经济危机,有多如牛毛的或浅或深的解读。其实,我们翻看历史,面对现实,就会发现,上述五次经济危机的成因本身有其共性:流动性过剩(信贷扩张或国外资本涌入)导致投机行为盛行和资产价格高企,当某一天国内外某种要素触发,使得资金链条传导失灵或收益预期破灭之时,危机随之爆发。


看似,拉美危机和东南亚危机略有不同,但根本上还是因为该区域的某些政府本身的财政盈余和国际收支不足以支撑外债的收益要求和汇率市场的波动。


在研究的过程中,金戈对两个问题陷入了沉思:一是为什么人类总是犯同样的错误?我现在的答案是人性贪婪;二是在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时,中国为什么不趁机进行外储多元化,抛售美债呢?起码,在对手处在悬崖边上的时候,趁机推他一把,我们可以看看对手的反应吧。从竞争的角度,拉长时间看,那时也许是我们最好的时机。可惜,历史没法彩排。


更糟糕的是,我们有过那么多的经验教训,全球经济现在竟然共同面临巨大的困境,而且陷入互掐之中不能自拔,正在放任形势继续恶化。


美国:看上去似乎不错。但是为什么民粹情绪高涨?为什么特朗普到处喊冤?股指达到历史最高峰,政府债务不断突破极限,美元地位不断受到挑战,贸易逆差居高不下,美国的日子真的好过吗?美国把全球拖下水,美国真的能够独善其身?


中国的股市已经趴下了;随着美元升值,人民币汇率正在承受高压;房市那个大水池能撑到什么时候也不好说?投资不敢搞了,外贸受到贸易战打压,老百姓的钱都填到房子里了,消费怎么起得来?


欧洲就像个步履蹒跚的老人,状况最好的德国,很多产业工人拿着6000多欧元的月薪,每月就工作十四天。南欧那些国家更是懒得够呛,政府债务还一大堆。统一的货币没有统一的政治做保证能经得住强压吗?能持续多久呢?


日本在这轮经济周期反而会好一些,就是因为他们从经济危机之后没再玩虚的,老老实实做实业了,所以,实际生产率和购买力很强。但是250%的政府债务比例也是悬在日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经济全球化是我们曾经共同的选择,各大经济体都不可能孤立的存在。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全球放水,帮助美国度过难关的同时,也造成了现在全球经济面临的困境。既然是共同造成的困境,就应该联手解决,这是天然的逻辑。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特朗普在搞“美国优先”,把联手共渡难关的路子给堵死了。


特朗普推崇里根经济学,但全球的经济体量、关联程度和面临的困难远非“广场协议”时可比。金戈认为,在目前的格局下,美、中、欧、日任何一个经济体倒下,其他经济体都无一幸免。


那么,特朗普的行为可能的认知前提就是:美国可以独善其身,至少,会比其他经济体更抗击打!


当一个人叫嚣对抗整个世界的时候,要么他是天纵伟人,要么他就是个疯子!


回过头来说说我们自己,既然联手共渡难关的路,对手已经堵上了,那就只有一个方向了:做好自己,对决敌人。


在这里我们仅讨论经济问题。


一、供给侧改革、去库存、去杠杆、调结构、防风险这些都没错,问题是手段和节奏。战略定了之后,如果没有真才实学的干将具体有效地以合理的节奏落实战术,战略就是一句空话。


二、地产去库存去到老百姓头上,从国家大义的角度可能是对的。但由此压制的消费动能,通过挤牙膏似的个税改革就能解决吗?


三、历次经济危机,日本当年的情况与我们最接近。日本当年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在三年内先是大量放水然后快速货币紧缩。多年积累的杠杆,一下子去掉,那就是硬着陆啊。


四、关于贸易战,我们有没有做到知己知彼?我们有哪些打击敌人的手段?我们的总体策略和战术安排是怎么样的?具体打仗的人有没有实战能力?彼得.内瓦罗是特朗普的政策顾问,担任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总统助手及贸易和工业政策主任。此人是美国精英阶层中鹰派中的鹰派,写过三本书《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致命中国》和《卧虎:中国军国主义对世界意味着什么》,是极端反华分子。现在看,特朗普的政策与纳瓦罗的主张高度吻合。我们对此人有没有深入的研究?


五、股市的体量小,已经趴下了,就可以不管了吗?关于中国股市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搞?方向、目标、路线和节奏是什么?十年多了,从3000点回到3000点,我们的监管层真的应该深入反思。你们到底懂不懂金融?有没有真正干过金融?有没有认真研究过世界金融史?


六、在内外交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尽可能激发内部活力,这个活力最重要的载体不是别的,是企业!特别是中小微民营企业。就业、税收不靠企业吗?而现在民营企业的处境是什么?是两头受气的老鼠,一方面,政府盯着,一方面老百姓仇富。


关于贫富分化的问题可以通过房产税、遗产税等财政手段调节,但一定要给民营企业松绑!税负那么重,《劳动法》是一块大石头,融资那么难,这些都是大有可为的地方,为什么不搞呢?


改革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搞活,作为现在社会最重要的组成单元和活力载体的民营企业,我们都不设法去搞活,还能指望什么呢?


我不太相信那些只盯着上级看,不向下看的人,能把事情落到实处。

我对中国的长远未来仍然是乐观的,朴素的讲,我们有14亿人口,有全球最勤奋的劳动者,有全球最大的市场,有比较完备的工业体系,有历史悠久的文化底蕴,有改革开放的意愿,有和平发展的理念,而且面对当前和未来的国际局势,我们在战略上也做了安排。


换个角度讲,中国就像一个青少年,虽然不成熟,但还在成长,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


但对于中短期,金戈又很悲观,局势发展比我16年初预想的还要差很多。我感觉金融去杠杆去得有些急了,节奏没掌握好,另外,对于搞活企业,没有有效的手段。


如果未来国际、国内形势没有大的改善,我判断出现全球性经济危机是大概率事件,甚至危害程度比肩1929年大萧条,中国很难逃得过。


出现转机的全局性信号有以下几种可能:中美和解共治、中美一方趴下认怂、台海一统。


悲观与乐观是矛盾的统一,换个角度看,危机也是转机,如果善加利用,正确应对,完全可以化威胁为机遇。


很有意思的是,一战后英国还是第一强国,英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法币。战后,英国为了重返金本位体系,继续主导世界经济秩序,要求美国国内实行低利率,并提升价格水平,这个为了从美国回流资本的计划,美国人竟然完全接受了。这也为美国信贷膨胀催生资产泡沫创造了条件,也为爆发1929年大危机埋下了最重要的国际资本传导伏笔。


从结果看,美国确实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而欧洲也未能幸免。出乎意料的是美国却率先复苏,并以此为转折点,逐渐取代英国成为真正的世界第一强国,正所谓祸福相倚。


拉长时空看,1929年大萧条,恰恰是全球经济秩序的主导权从英国转向美国的前奏!有一个强大的对手是成就强大的自己的必要条件!


历史会不会重演?时代呼唤历史担当者,天佑中华!


【好文漏看】

  • 贸易战就是战争,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打?

  • 本次股灾谁之过?可怕的不是危机,而是有些人判断错了。

  • 中美贸易战继续开打背后的深层逻辑

  • 世界杯与大空头:人生如何不韭菜?

【后语】

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长期坚持原创真的很不容易,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附:独立、理性,心存善良和敬畏,如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并转发,以支持我继续分析创作,公众号转发须附下面二维码,谢谢!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站,如有侵权,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将会第一时间处理。



——昆仑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