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货币兑换社区社区

雅宝路曾是北京美元黑市:人民币贬值,黄牛卷土重来 外汇兑换暗流涌动

海外留学政策2019-02-10 10:00:27

你听过雅宝路的传说吗?

雅宝路是二环内唯一不让中国人进的地方,创业的劳改犯遇到了来抢劫的狱友;


这也是北京唯一不需要护照就能到莫斯科的地方。这里充斥着大帽子、白帽子、黄帽子。他们为了皮草还有站街的女人,直接聊起袖子在大街上干一场,谁赢了就是谁的。

                                                                   --公路商店



12月初大雪节气,北京城东,雅宝路一片萧索景象,东北风时而卷起落叶往人脸上拍打。


30年前,这里曾是北京最热闹的外汇黑市。大约在10年前,经过中国几次汇改和管理部门整治,换汇的黄牛逐渐从这里消失,留下的是这条街火爆的对俄进出口生意,一大批临街的商铺都挂起了俄语店招。


如今,在互联网经济大潮的冲击之下,这些铺子的生意也变得冷清,有些店主干脆把电话贴在大铁门上,在家等待机会。


老于最近总是在一个这条路上唯一的银行不远处靠着柱子抽烟,这些天的气候对他来说,是温暖的。



(图片来源于网络)


11月,伴着入冬的天气,人民币汇率又迎来一波下跌的行情,兑换美元又成为中国民间的热点话题。自称这条街上的“老人儿”,对于每一次汇率波动,他都是嗅觉最灵敏的人。过去一年以来,他一直活跃在这条街上,手上过的美元以百万计。


90年代的贬值 购汇者疯狂追涨


50多岁的老于很喜欢跟“客户”聊他自己过去的经历,他自称是改革开放以后最早一批“下海”的人。1986年,他从一家中国国营纺织企业的技术员岗位辞职,做起了倒卖袜子的生意。


90年代初,中国股市正大起大落,房地产市场也正开始升温。那时老于的生意做的不温不火,家里有了2~3万元的存款,也成了当时流行语中的“万元户”。




1992年,中国经济开始过热,物价也随之随之疯长。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1992年的CPI涨幅达到了10%。


也正是在这一年,人民币出现了一次大幅波动,官方汇率从年中的5.4元兑换1美元,下降到年末的5.8比1。老于说,对于当时关注美元的人来说,那一年的状况与现在非常相似。


次年,货币恐慌之下,北美和澳大利亚也打开了移民的窗口,出现了一波换美元移民的高潮。



实际上,那些年人民币一直在悄悄贬值,1986年老于刚刚“下海”的时候,官方牌价,1美元只能兑换3元人民币左右。80年代末期,人民币供应开始进入快车道,出国留学和移民的人数开始增加,中国有限的美元储备显得供不应求。美元价格在中国一路蹿升。7年左右的时间里已经翻了接近一倍。


“当时也不太了解汇率怎么回事,就是听说人民币还要贬值,身边好多人都在想办法移民,”老于说。那一年,他也托人找关系换了4000美元准备移民美国。



正是在老于准备的过程中,发生了当时震惊中美的“金色冒险号”事件,中国开始对非法移民实施严厉打击。原本想通过偷渡实现的美国梦在这场惨剧中破灭,老于只有高中学历,又不符合当时的技术移民标准,手里攥着全部存款换来的美金度过了进退维谷的一年。


1994年对于老于来说是个转折点。这一年1月1日,中国实施了第一次汇率改革,将原来实行的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市场汇率并存的双重汇率合并,一次性将汇率跳贬至当时的市场汇率即8.72比1。


当时的国际背景与上月川普当选总统时有些相似——美国政府正在国际上强烈指责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次改革后,中国部分回应了美国的要求,实施新的“受控制的浮动汇率制度”,使人民币在政府规定的较小范围内在市场上浮动。


然而,这也是迄今为止人民币兑美元最大的一次贬值,一夜之间下降幅度达到33%。


已经放弃了出国念头的老于决定把手里的美元全部抛掉。这一次汇改并没有浇熄人们兑换美元的热情,反而催生了追涨的意愿,再加上1994年这一年,中国国内通货膨胀严重,美元在黑市里一币难求。


老于的4000美元分4次出售,一次比一次卖的高,总共兑换了4.5万人民币。眼见着手里的美元在一买一卖之间赚了接近50%的利润,老于停掉了他的袜子生意。


“那时候这儿没有这么多高楼,但是人比现在多多了,谁在这说一句我有美元,立刻就能有十几二十人人呼啦一下就能围过来,”老于指着如今有些冷清的雅宝路说。




(图片来源:公路商店)


消失10年 黄牛重装归来


老于说,雅宝路上每个人都是见过大钱的,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


(图片来源于网络)


1950年4月,老北京城城墙东侧被拆,由紫禁城一路往东,道路连通至日坛公园,最东段的这条路原本叫大雅宝胡同,故改路名称雅宝路。


临近雅宝路有俄罗斯、乌克兰、沙特、美国、波兰等40多个国家的大使馆,所以在自80年代开始,这里就成了北京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最早一批“下海”经商的北京人,从浙江和广东贩来纺织品,集中在这里兜售给使馆里的洋人。




(图片来源:公路商店)


虽然那时中国的纺织品粗糙,但是在那个外国人活动还受限制的年代,这些地摊货也供不应求。生意人头脑精明,收美元比人民币更划算,于是这条500米长的街道也就成了北京最早的民间外汇集散地。慢慢的也衍生出最早的民间金融服务业——“外汇黄牛”。


1994年淘到第一桶金之后,老于成了这个行当里的人。后面的10年,老于的日子过的安稳且平静,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保持了10年的稳定。尽管在这10年中,中国人收入增长,出国消费也逐渐增多,但是中国政府渐进式的开放着外汇兑换渠道。


1996年,中国实现了经常项目下的资本可兑换,当时老于还担心过生意没的做了,但后来发现银行兑换的限额远远满足不了客户的需求。银行的汇率连续近10年都保持在8.3左右,黑市的则一直维持着1元人民币的价差。但是黄牛们收购价格也高,每卖出1美元自己能赚0.5元人民币。


“这行看着挺赚钱的,但实际上是个辛苦活,”老于说,那些年间,最多的时候一年赚过几十万,也有的时候一年到头“全白干”。除了躲避监管者的查抄处罚以外,他们更要随时关注国家政策,由于汇率稳定,国家供应增加,留给他们的利润空间已经很小。


黄牛们最艰难的日子是从2002年开始的,这一年的10月,中国的银行集中调高了外汇现钞的买入价。这条政策使得那些做边贸生意的商贩更愿意把美金卖给银行,“黄牛”手里的货源开始不足。


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中国的银行业开始大规模发放信用卡,鼓励居民到国外刷卡消费。另一方面,中国国内经济开始新一轮高速发展,国内投资回报率高,民众对于大额美元的需求也没有那么旺盛了。眼见生意惨淡,2005年,老于收手不干。


老于说他自己是幸运的的,每一次都赶上了合适的时机。因为自2006年开始,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一路高歌猛进,有一批仍然在坚持“囤货”的黄牛赔的倾家荡产。这条街上的“黄牛”也逐渐绝迹。


老于再次出现在这里是去年的11月,在那之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已有4%。老于觉得机会又来了。


地下暗流 百美元可赚5元


老于联系好购汇渠道回到雅宝路时,发现了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这个游离在监管之外灰色市场正在重新搭建。



(图片来源:公路商店)


2015年的10月到2016年新年,逢假期出国高峰,这一地区的银行换汇窗口都会出现领号排队的现象。今年1月,人民币连续下跌之时,在这个地下市场购买1美元现钞的要比银行高出0.5元人民币。


“现在更贵了,你最好是能开个香港汇丰银行的账户,我手上的美元现钞都快没有了,”当《侨报》记者问起换美元的价格时,老于说:“我先在收1美元都要7块多,你要现钞得接近8块多了。”


“你要是换的少,干脆去对面,或者找亲戚朋友帮忙换,”老于边说边用下吧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建设银行。他说,最近半年,他只接10万美元以上的交易。


11月末,有香港媒体报道“大陆民众集中换购美元致银行排队‘缺货’现象”,但是至少现在,这种换购的热情并没有明显表现。《侨报》记者在雅宝路的这家被黄牛们包围的建设银行内看到,兑换外币的窗口无人等待。该银行的大堂经理称,兑换美元无额外的申报限制。


按照中国的有关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兑换5万美元,每天兑换上限是1万美元。但银行内当时没有足够的库存,当天这家银行仅剩3000多美元。该经理称,如果想兑换1万美元,需提前两天打电话预约,后凭本人身份证到柜台兑换即可。


随后《侨报》记者又以兑换美元为由致电咨询朝阳和海淀区的多家国有银行,对方均称近期并无明显排队现象,并称只要提前预约即可换足当天的1万美元。


西城区一家民生银行的柜员告诉《侨报》记者,今年1月确实出现过客户集中到银行兑换美元的现象,当时换购超过2000美元需要提前预约。一方面当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出现大幅波动,另一方面新年之初正是旅游季节,兑换外币集中也属正常范围。


上月,人民币汇率下跌又成热点话题,紧张情绪之下,有“中国大妈”到银行来咨询兑换事项。银行经理在咨询中都会劝说其冷静投资,最终实际兑换的人并不多。“近半年以来从未出现过报道中所说的排长队换美元现象。”


银行渠道之外,互联网中的地下暗流更凶猛一些。在一个名为“人民币外币兑换”的500人QQ群里,每分钟都有不同的用户在刷屏吆喝高价收购美元。


《侨报》记者以购汇者身份与该群群主Emily联系,对方开出的价格是:参照当日银行的现汇卖出价,每100美元,人民币下浮5元。他们收购美元的价格则是等同于当天银行的现汇卖出价。


中国的银行系统,现汇买入价和卖出价之间每百美元有3元人民币左右的价差。这就3元就是他们与银行“抢货”的优势。以此计算,他们每出售100美元,可以从中赚取5元人民币的利润。


与老于一样,Emily说,他们至做10万美元以上的交易,每天交易的上限是500万美元。他们要求兑换者首先在香港的汇丰银行开一个账户,然后面对面做转账交易。这种形式利用的是企业海外回收资金的对冲。


也就是他们作为中介,从海外账户直接把美金转移到购汇者的海外账户,再从国内把购汇者的人民币转移到另一个国内账户。


Emily说,尽管在这种形式下,并没有资金的跨境交易,很难被政府所监管。但是现在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正在与香港的银行合作,监控这种形式的资金流动,目前只有在汇丰银行可以做。



文章来源:侨报网,图片来源:网络、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

版权归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关注海外留学政策(ID: fgzhwlx )进入公众号,平台菜单功能已全部上线,想怎么点就怎么点,各种任性随你点!!同时,你还可以输入关键字一键查询各个国家的留学政策,快来关注吧!


如果想要进一步了解各国的留学政策上的细节问题,留学姐推荐一位有着丰富留学经验的老师,欢迎咨询(微信ID:overseas22) 



公众号ID:海外留学政策

留学姐微信:report33